首頁 > 資訊中心 > 正文
創投機構解讀港交所改革:推動更多早期企業赴港上市
證券時報  2017-12-22       ] [  ] [  ]  列印
   日前,港交所宣佈將在主機板上市規則中新增兩個章節:1.接受同股不同權企業上市;2.允許尚未盈利或者沒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來香港上市。
   這個被港交所總裁李小加稱之為“自24年前接納H股上市後,香港就上市規則作出的最大改革”,受到了內地創投圈的廣泛歡迎。多名創投機構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此舉或將推動更多早期企業赴港上市。
   遲到的規則修改
   根據新增的章節內容,新上市的同股不同權企業,必須是“新經濟股”,上市市值最低為100億元,而且有10億元收入;若市值達400億元,則不設收入要求。對於已在美英上市的同股不同權公司,市值達到100億元、且是新經濟企業的,可來港作第二上市,並可沿用當地的同股不同權架構。
   業內人士直言,港交所此次修改上市規則,顯然是四年前錯失阿里巴巴、痛定思痛而做出的改變。毅達資本認為,隨著新經濟模式的崛起,經過多輪融資,很多企業在上市前創始團隊持有的股份已是“捉襟見肘”,此時雙重股權架構的設置更能確保創始核心管理團隊表決權,從而保持公司持續、穩定發展,為投資人創造更多價值。
   毅達資本認為,港交所敢於接受“同股不同權”企業上市,首先是“用創新迎接創新”的精神和包容的態度;然後是對自己市場成熟度、監管成熟度和中小投資人利益保護機制的自信。
   不過,儘管港交所上市制度的改革給諸多擬上市企業提供了赴港上市的機會和可能,但毅達資本提醒,擬上市企業需要冷靜和理性。資本市場上市是企業資本戰略,不是目標終點。要充分考慮産業週期、企業階段、股權結構、經營情況、對標企業情況以及各地證券市場發行和上市規則、再融資政策、估值情況、市場活躍度,去選擇那個最懂你的市場。
   其次,在長期“科學”的資本市場規劃、週密佈局前提下,加入“藝術”的選擇,在合適的時點,選擇合適的方式,登陸合適的市場。企業上市地的選擇既不是“一窩蜂地湊熱鬧”,更不能“一時衝動”。
   在基石資本管理合夥人陳延立看來,港交所此次改革已經遲到了。“紐交所早就開放讓同股不同權企業上市,事實上,港股上市門檻相比A股要低得多,審批效率也比較高,再融資並購交易相對容易,制度優勢很強。在港股通開放後,香港市場跟內地市場連接增多,內地資金成為港股市場最大的金主,這也是港交所重視內地新經濟股的主要原因。”
   創東方董事長肖水龍則指出,港交所此次改革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增加IPO數量,讓市場多元化,提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競爭力。“港交所的這次改革,引起了創業公司和創投機構的高度關注。大家都在重新審視創業公司的未來資本市場規劃。”肖水龍説,目前,正有一大批“新經濟”公司在考慮登陸港交所。
   在此次新增的章節中,特別允許尚未盈利或沒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肖水龍表示,這樣的規定,和生物科技公司的成長路徑有關。
   他指出,生物科技類的公司是研發驅動的,很多時候即使尚未盈利甚至沒有收入,都是具有非常明確的投資價值的,其價值已經被一級市場和産業並購所高度認可。
   華峰資本董事總經理陳挺峰認為,生物科技是近幾年可能會引起比較大轟動的行業。例如新藥,從研發到臨床試驗再到面世,週期非常長。但藥物投入市場後確實會帶來顛覆性的效果,所以應當予以鼓勵。
   港股估值水準正在提升
   談及在香港上市的優勢時,肖水龍指出,與內地A股市場相比,港交所最大的特點是市場化。去香港上市,能不能上、多久時間能上、上市有什麼要求,都相對明確,這對於企業來説是非常關鍵的。一些優質的企業,如果屬於網際網路遊戲,受到政策的限制,目前在A股很難上市。如果屬於網際網路金融,暫時也很難上市。
   同時,他表示,A股市場的優點也是非常突出的,如果能夠在A股實現IPO,大家還是更青睞A股,而且A股的IPO速度比前幾年有了很大改善。但是對於很多創業企業來説,的確有一個可行性和確定性的問題,畢竟企業的發展是第一位。
   陳挺峰認為,在香港上市可以提升企業的國際化運營能力,同時提高國際化形象。他強調,在滬港通和深港通開通後,港股的估值水準已經越來越高。“2013~2015年,內地投資者佔香港投資者2%左右;2017年第三季度,這一比例已經提高到22%。預計未來2~3年,內地投資者佔比將達到50%,並且將A股投資邏輯帶入境股。”
   至於新規則會否吸引更多企業赴港上市?肖水龍表示,顯然會吸引一大批科技型企業赴港上市,並可能形成一個“新經濟”的大板塊。而這樣的一個大板塊的形成,最終會讓最優秀的科技型公司受益,從而可能形成一個良性迴圈:優質公司——優質資金——更高的估值、高好的流動性——優質公司。
   “新規則帶來的另外一個影響是,部分創業公司會提前籌劃對接資本市場,未來我們可能看到一些更早期的公司赴港上市。”肖水龍説。
   陳挺峰則認為,從目前來看,退出的回報還是A股更高,不過港股的估值水準也不會很低。他認為,作為投資機構首先是考慮退出問題。“內地企業的估值水準偏高,港股以機構投資者為主,綜合起來雙方會趨於理性。”
   陳延立也指出,此前也有很多企業選擇在香港上市,但是A股顯然估值更加理想。不過從今年表現來看,港股市場已經走出低迷,諸如眾安線上、閱文集團等選擇在香港上市,估值也非常理想。“與美國相比,香港天然地理位置靠近內地,也沒有時差等問題,文化上也比較靠近。同時,港股具備上市標準的可預期性和上市尺度的可把握性,因此也會吸引不少企業選擇到香港上市。”
   他還認為,科技、醫療、教育等此前在內地上市相對有障礙的企業,將有可能更多選擇到香港上市。從投資的角度來説,在優先考慮退出途徑時,投資者不僅從回報的角度考慮,而是希望能有退出的確定性,需要及時回收不錯的收益,而不是退出遙遙無期。
聲明:在本機構,本人所知情的範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産上的利害關係與所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係。
      數據、資訊等內容均來源於第三方,僅供參考,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35號國際企業大廈C座 100033   客服電話:95551或4008-888-888   傳真:010-66568532   電子郵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