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正文
旗下上市公司主業停滯變身投資平臺 明天係"撤退"
新京報  2018-01-22       ] [  ] [  ]  列印
  明天係“撤退”?
  2017年明天係在多起資本運作中臨時退出;旗下上市公司主業停滯變身投資平臺
  一則接著一則的資産出售消息,令資本大鱷明天係成為輿論焦點。
  1月2日,明天係旗下港股上市公司恒投證券公告稱,公司的九名股東擬將所持有29.94%的股份出售給中信國安集團,作價90億元。這是繼去年年底與華夏人壽310億元交易失敗後,與明天係關係密切的又一項重大交易,合計金額約400億元。
  2016年開始,明天係控制人肖建華頻傳風波。新京報記者發現,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明天係在多起資本操作中臨時退出,涉及美都能源、齊星鐵塔等上市公司。
  出售恒投證券股份,終止入主華夏人壽
  2018年1月2日,明天係旗下恒投證券(即恒泰證券)公告稱,公司的九名股東擬將所持有29.94%的股份出售給中信國安集團,作價90億元人民幣,雙方已經簽訂框架協議。
  截至2017年中,恒投證券第一大股東為華資實業。華資實業為“明天係”眾所週知的三駕馬車(三大上市公司)之一。如交易順利達成,中信國安將取代明天係成為恒投證券的新東家。
  在恒投證券“易主他人”之前不久,明天係對華夏人壽的入主計劃也正式宣告破滅。
  2017年11月,原計劃通過定增拿下華夏人壽51%股權的華資實業發佈公告稱,鋻於證券市場發生了較大變化,同時綜合考慮融資環境和監管政策變化等因素,決定終止2015年度非公開發行股票的申請,並申請撤回申報材料。
  在華資實業計劃控股華夏人壽之前,華夏人壽被認為是“明天係”的隱秘成員之一。現任華夏人壽董事長李飛曾擔任新時代證券監事長,而新時代證券正是早期明天係進行資本運作的主要平臺;此外,監事牟艷麗、董事孫寶泉都曾有明天控股旗下公司工作經歷。
  當提及定增入主華夏人壽中途“停擺”一事,明天係內部人士也不明所以。
  “做不下去了,公司高管還是決定停了吧。”2017年12月,華資實業某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
  2015年,華資實業宣佈,擬通過非公開發行股份募集資金對華夏人壽增資,增資完成後持股比例不超過51%。2016年7月,中國證監會對華資實業非公開發行申請進行了審核並通過。
  在華資實業對華夏人壽上述資本操作“遇挫”的同時,市場上關於明天係“處置資産”的説法開始不脛而走。據財新報道,“明天係”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出售旗下金融資産是業內公開的秘密。
  肖建華頻傳風波
  一年前的1月30日,有媒體報道稱,大陸萬億級富豪肖建華在香港被控制。報道出現後,肖建華當天晚間在明天控股官方微信公眾號上發表特別聲明,否認傳聞。然而,這兩條聲明如今均顯示“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
  去年2月2日,明天控股再發聲明,稱明天控股及其子公司生産經營活動一切運轉正常,感謝社會各界朋友對肖建華及公司的關注與厚愛。
  對於是否是因肖建華被控制傳聞導致定增失敗?華資實業上述內部人士指出,“高管層也沒跟我們講因為什麼,就説停吧”。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自從20年前運作華資實業上市,肖建華曾短暫擔任董事長一職,其後退居幕後,目前華資實業實際控制人為肖衛華,亦即肖建華弟弟。
  當提及肖衛華是否有涉及調查一事,華資實業證券部人士予以否認,肖衛華是明天控股法人,是我們公司實際控制人,他和肖建華是兩個人。“沒有聽見什麼傳聞”。
  2017年11月25日,當新京報記者向華資實業提出採訪請求時,對方證券部人士予以婉拒,她表示,因為公司正處於敏感時期,因為這麼大項目突然停止,市場波動很大。從監管部門到股民,一直對這個事還是挺關注的。
  該人士稱,現在從上到下、從明天控股到上市公司不接受任何採訪。“今年形勢挺緊張的,多種因素。”
  當被問及是否明天係將出售現有金融投資業務,華資實業證券部人士11月25日明確否認,表示“只是華夏銀行前些陣子出售了一部分。”
  多項資本運作中途撤出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除了華夏人壽這樣的鉅額並購案外,明天係一年來的資本操作也似乎並不平穩。
  在2017年的兩次資本操作中,明天係均“中途”退出。
  2016年6月,位於肖建華家鄉山東肥城的瑞福鋰業實施增資,明天係旗下天安財險“突擊入股”,總出資額40000萬元取得18.18%的股權,此時距離後者被上市公司美都能源收購僅僅不到一個月。
  然而,根據西水股份去年8月30日公佈的天安財險2017年第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報告期內天安財險對瑞福鋰業的持股由18.18%變為零。
  據新京報記者走訪,瑞福鋰業控制人為王明悅,其主要産業為山東明瑞化工集團,從地理上看與肖建華曾經手過的阿斯德幾乎是隔壁相望,明瑞集團也是瑞福鋰業的發起人。
  一位阿斯德老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明瑞和阿斯德也是有淵源的,明瑞最早是鄉鎮企業,後來變成國有,有一陣子效益不好,就被阿斯德託管了。那時候阿斯德還叫肥城化工廠。後來,明瑞又從阿斯德分離出來,接著被王明悅收購。
  有消息稱,明天係是在瑞福鋰業等方面説服下退出。對此,王明悅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明天係的)進出很正常。天安在上海的投資公司那邊本身就有約定,隨時就退。退出是他們的決定,不是我決定的。
  從大環境來看,這一時期監管層對金融市場的態度趨於嚴厲。
  2016年底,證監會主席發佈對金融行業的嚴厲講話,“希望資産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在上市公司齊星鐵塔收購北訊電信時,明天係旗下的天安財險也曾出現在定增對象中。
  2015年7月,齊星鐵塔發佈定增方案,公司擬以6.16元/股非公開發行不超過10.23億股,募集63億元用於收購北訊電信100%股權等項目。其中天安財險認購金額4.3億元,認購股份7000萬股。
  2017年4月,齊星鐵塔定增完成,募集資金總額下降至50.31億元,此時的定增上市報告書中已經沒有了天安財險的身影。
  上市公司變身殼公司?主營業務停滯
  隨著並購受挫,明天係旗下的元老級上市公司華資實業承壓。
  據新京報記者走訪,華資實業上市以來的主營業務一直是以甜菜為原料進行食糖加工為主企業,其後向金融投資大幅轉型。
  華資實業證券部人士指出,對於主營業務如何轉型,目前還沒有具體的結論。
  “主營這塊以前是甜菜加工為主,前幾年市場不好就停掉了,現在是做精煉糖,屬於國儲糖,國家對這塊管控、有政策,因此主營收入也不是很高。目前,公司業績還是主要以投資收入為主,投資華夏銀行、恒泰證券,做一些理財為主”,她表示。
  不只是華資實業,作為明天係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明天科技如今扣非業績長期虧損,目前已經被戴帽,即ST明科。新京報記者2017年12月走訪獲悉,ST明科脫胎于包頭一化等化工企業,但如今化工主營業務已經停滯。
  相比于華資實業和ST明科,作為天安財險控股方的西水股份業績不錯,其前三季度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24.87億元,較上年同期增6340.41%。
  在明天係員工看來,實體産業的停滯,與肖建華對金融投資更為重視有關。
  華資實業多位中層員工告訴記者,他們並未見過肖建華本人。一位見過肖建華的人士稱,肖建華成為董事長後,就在任命大會上來了一次。他成了幕後人物,任何職位也不承擔,留了個一位叫程東勝的高管來負責,他再任命糖廠(華資實業前身為包頭糖廠)出身的人來具體管事。
  包頭一位接近包商銀行的消息人士告訴記者,肖建華在包商銀行持股雖少,包商銀行每次定期中層幹部開會,肖建華會專門回來主持會議,一直到前幾年都是這樣。
  按照華資實業某中層人士的話説,對於明天係而言,旗下華資實業和明天科技兩家公司僅剩其作為“殼”的價值。
  新京報記者近日向華資實業和明天控股所發採訪提綱未收到回復。
  明天係
  釋義
  “明天係”是指市場對資本大鱷肖建華控制的數十家上市公司、金融機構的統稱。名稱起源於其上世紀90年代創立的以“明天”二字打頭的企業。1999年9月20日,由肖建華妻子周虹文出任法定代表人的明天控股有限公司成立,成為此後肖建華資本運作的核心平臺。
  規模
  明天控股在其官網介紹稱,公司是國內最早從事股權投資的公司之一,總部設于北京,在上海、山東、內蒙古、遼寧、江蘇、廣東等十幾個區域都建立了分支機構,如今已成為橫跨金融、實業、地産、能源等多個領域,資産規模龐大的控股集團。
  現狀
  從去年上半年開始,明天係在多起資本動作中中途“退出”,被外界解讀為“戰略收縮”
聲明:在本機構,本人所知情的範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産上的利害關係與所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係。
      數據、資訊等內容均來源於第三方,僅供參考,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35號國際企業大廈C座 100033   客服電話:95551或4008-888-888   傳真:010-66568532   電子郵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