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正文
王守仁呼籲證監會:加快培育獨角獸 降低創業板企業上市財務標準
投資家網  2018-05-15       ] [  ] [  ]  列印
    新經濟已經發展到智慧化階段,上市公司結構必須改變,創投思維必須改變!
    “中興事件”刷屏了前一陣的熱門:美國政府發出技術禁令,在7年時間裏,中興將無法獲得美國公司的技術,對於在核心零部件上依賴美國的中興通訊而言,無異於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美國對中興的“禁售令”,直接暴露出了中國科技企業的軟肋,中國企業不能盲目自信,要在敵強我弱的境地中加速變革。對於整個資本市場而言,今時也不同往日,不論是資本還是企業,都要爭奪新科技高地。
    對此,投資家網獨家對話創投界“泰斗”王守仁,他立足深圳、面向全國、著眼全球,見證了創投業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過程,儘管跌宕起伏,但發展速度相比20年前可謂是質的飛躍。今天,年過七旬的王老依然堅守一顆創投“癡迷的心”,對經濟社會的不良之風,國內外發展趨勢,發出針砭時弊之言,字字鏗鏘有力。
    王守仁認為,新經濟已經發展到後網際網路階段,即智慧化階段。全球都在爭奪高科技制高點,上市公司結構必須改變,創投思維必須改變。
    一變·上市公司結構
    其實香港資本市場的幾次大變革就是全球高科技爭奪趨勢的縮影。
    最開始的香港證券交易所主要由英國人管理,上市公司也多屬英資企業。1960年代末,香港經濟起飛,華資公司對上市集資的需求越來越大,華人企業佔據了香港上市公司的主導地位,促成更多以華資擁有及管理的交易所開業,遠東交易所、金銀證券交易所及九龍證券交易所先後創立。
    儘管如此,從結構上看,香港上市公司主要是房地産企業,高科技企業很少。
    後來,香港資本市場開放,有了滬港通、深港通的開通,邁出了互聯互通的兩條腿,滬深港共同市場形成,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離岸人民幣産品增添了新的投資渠道。不僅中國的投資者可以參與內地市場之外,更多的人民幣可以通過香港,走向海外。
    這時候,慢慢改變了原本房地産企業佔據香港上市企業半壁江山的格局。
    1999年11月25日,香港創業板開埠,首發企業的風頭遠勝主機板IPO新貴。港交所最初將香港創業板定位為主機板市場以外的一個完全獨立的新股票市場,與主機板市場具有彼此獨立,同等地位。
    不曾想到,2000年,全球網際網路泡沫破裂,科技網路概念股雲集的香港創業板也遭遇重挫,在不到三年的時間內,香港創業板指數跌去了90%。於是創業板企業尋求轉板,從香港創業板撤出轉到主機板上市。
    港交所無奈對創業板上市規則大幅修訂,創業板上市公司轉往主機板,不用先在創業板除牌,可直接“由創業板轉板上市”,這次修訂規則使得香港創業板淪為了主機板市場的預備板,也預示了香港創業板的失敗。為什麼失敗?原因很顯然:香港科技基礎不夠,技術型企業少。
    我們必須認識到一個趨勢:現在全球競爭的動力,就是誰先佔領新型高科技領域,誰就奪得先機。哪怕抓住一個,就極有可能成為全球的新産業龍頭。
    深刻反省之後,為了吸引更多內地以及國際的新經濟公司赴港上市,香港推出“同股不同權”。螞蟻金服、小米、滴滴出行等眾多代表中國新經濟的企業,很可能將就近選擇在香港上市,而不用再遠赴美國。這一舉拓寬資金來源的同時,帶動IPO籌資額大幅上升,留住了屬於本土的高科技企業,港股市場結構也將得到進一步平衡。
    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也説了,這是一個探索,結果拭目以待。
    在過去,爭奪霸權是通過軍事侵略,二戰以後的第三世界發展起來之後,美國等國家通過資本侵略的方式爭得霸主地位,下一步,就是科技侵略,如果在科技方面落後,永遠將成為別人的科技奴隸。
    因此,證監會應該儘快採取措施,加大對獨角獸企業的投資培育力度。近年來,IPO數量大大減少,這讓許多高成長的高科技項目得不到資本市場的支援,所以一方面,證監會要儘快恢復IPO的常態化;另一方面,中國資本市場一定要在防範風險的前提下,提高上市公司高科技品質。
    在上市公司品質的把控上,證監會一要增加上市公司的科技含量,二要加強資訊披露和內部關聯交易的進一步規範,中小企業在成長過程當中波動很大,可能在一段時期爆發性成長,也可能是緩慢成長,甚至停滯不前。
    資本市場要加大創新步伐,加快符合條件的重要企業上市進度。在嚴格規範管理和資訊披露的前提下,進一步降低創業板上市企業的財務標準。
    同時要借鑒美國的經驗,A股市場和創業板市場都要儘快制定獨角獸掛牌上市的直通車措施。讓有獨創技術,並且持續高成長,有望成為未來新興創業領域的領頭羊的企業,在上市公司比例中佔有越來越大的比重!
    二變·挖掘、留住隱形冠軍
    創新是動力,創新的動力是人才。高科技企業的成長性,跟以往不同,它不是取決於資本,而是團隊。人才不是孤立的,人的發展在必須在舞臺裏面。這個舞臺,關鍵在於新的生態環境怎麼造,第一要做的,就是把隱形冠軍挖掘出來。
    就在最近,科技部發佈了一份《中關村獨角獸企業發展報告》。據報告顯示,上榜的獨角獸企業一共164家,螞蟻金服以750億美元估值第一,滴滴、小米分別以560億美元、460億美元估值列第二第三。
    暫不説公佈企業的好壞,這個事情是好的,對於投資者來説,是一個導向,我們可以從中篩選隱性冠軍。
    隨著經濟的發展,A股也將舊有規則調整到越來越適應新經濟的需要,特別是CDR政策的放開,讓獨角獸企業以及巨頭企業加快回歸,使那些當年因政策、市場等諸多因素無奈放棄國內市場的企業,又有了“回歸”的理由。只有越來越多的獨角獸在本土立足下來,才能在這個時代撐起整個市場。
    話説回來,我們現在也有一些獨角獸,比如深圳的柔宇、大疆等等,但這還只是很小的獨角獸,跟美國的大獨角獸相比,確實太小。所以我們應該去思考,我們的小獨角獸如何變成大獨角獸,不是獨角獸的如何培育成獨角獸。
    面對這樣的差距,中國不必自垂自危,而應該奮力追趕,後網際網路時代進入到智慧化,智慧化所帶來的高效益,慢慢會把社會效益擴張到人豐富多彩的精神世界,這就是馬克思倡導的人類全面發展。
    全球的智慧化沒有界限,我們一可以直接利用國外的先進技術,結合中國設計,創新商業化模式。二可以對一些技術進行二次研發,也可以引進高技術人才。爭奪高科技領地這件事,各個國家在同一起跑線上,但誰能跑到最後,誰能跑到第一是兩碼事。
    發現隱形冠軍,投資者所要做的,就是改變單一的財務投資思維,以長線投資的思維去做。
    三變·創投新時代的長線投資
    作為投資者,我們希望享受到獨角獸企業、巨頭企業的發展成果,並通過長期投資的方式獲得持續穩健的投資回報率。
    的確,過去20年的創投事業飛速發展,無論從資金的規模,項目投資的數量,還是從業人員數量,都在快速增長,這對於中國高新技術的發展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但是現在的創投業還處在一個粗放的發展階段,從體量上看來越來越大,投資者的投資能力、風險判斷能力、投資後的培育能力卻是一言難盡。
    現在創投泡沫非常嚴重,投資機構盲目追求資金規模,其中一個關鍵動機是,資金規模越大管理費越多,不僅如此,還能使其在社會上名聲大噪。
    但是,資金大量募集隨之帶來的問題是,規模大的資金在三年之內要必須投完,這就導致投資機構在投資上遠遠不夠嚴肅謹慎,有相當的盲目性和投機性。哄搶項目,哄抬價格,把一個項目直接炒到IPO甚至超過IPO的價格。
    此外,還需要招一批新的投資經理,他們大多缺乏豐富的産業經驗,也沒有企業經營管理經驗。所以他們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源,為被投資企業提供增值服務,只是給企業提供資金,讓企業自然生長。為了追求所謂的上市,拼命砸錢,券商在搶,中後期項目價格高至千萬,資本一哄而上,所以大家就盲目在募資、求規模。“今天投,明天想發大財”,對於這種理念,這一定要改變。
    投資機構的內部激勵和約束機制也讓投資經理在投資項目之後,很少再過問。考核的內容不在投後管理的品質,而是找更多的新項目。這也是我們和美國的差距根源所在,他們的創投基金管理人,絕大部分都是創業家出身,轉型做投資人以後,更明白怎麼幫助創業者成長。
    所以我們號召:投資機構應該走上價值投資、長線投資、專業化投資的道路上來。
    創業投資最重要的不在於資金投入,而是通過投入資金,和創業家應該建立一種深厚的感情,幫助企業共同創造價值。創業投資應該幫助企業發展,共同發展,實現自身的社會價值。
    後網際網路化的今天,也是智慧化的今天,要佔據高科技領地,不被成為他國的科技奴隸,改變刻不容緩!
聲明:在本機構,本人所知情的範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産上的利害關係與所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係。
      數據、資訊等內容均來源於第三方,僅供參考,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35號國際企業大廈C座 100033   客服電話:95551或4008-888-888   傳真:010-66568532   電子郵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