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正文
地方光伏新政犧牲稅收擴大支出划算嗎?
陽光工匠光伏網  2018-09-26       ] [  ] [  ]  列印
  宏觀經濟放緩的背景下,地方政府不僅要犧牲稅收,還要擴大財政支出,為企業和用戶提供補貼,這筆賬該怎麼算?划算嗎?
  細説5.31新政
  追本溯源,這筆賬還得從5.31新政説起。
  2018年6月1日,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聯合下發《關於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規定,年內分佈式指標為10GW,暫不安排普通光伏電站建設指標,並下調分佈式光伏項目度電補貼和光伏電站上網標桿電價0.05元/千瓦時。
  因三部委這一紅頭文件印發日期是5月31日,故業界俗稱這一《通知》為“5.31新政”,或以發改能源〔2018〕823號文件代之。同時該新政還以5月31日為分佈式光伏項目進行了“新老劃斷”。在這個期限內並網的項目納入國家指標管理範圍之內,而未趕在這個“大限”前並網的項目至今沒有明確説法。
  這一政策的出臺,不啻于在平靜的湖面投入了一顆巨石,上市公司大佬們徹底無眠,開始緊急召開電話會議,商討應對之策。同時,電站投資者們也是緊張不安,通過不同渠道打探著小道消息。
  事後,國家能源局一句國家支援光伏産業發展的決心從未動搖的表態,讓市場由躁動、喧囂轉為安靜、理性。8、9月份期間,國家能源局先後發佈了兩則重磅文件,保持了引導光伏産業健康發展的政策連續性。
  不過,在已發佈的《關於無需國家補貼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函》和《關於加快推進風電、光伏發電平價上網有關工作的通知》兩份文件中,除了“優化環境、全面降低光伏非技術成本”之類的表述之外,並無實質性舉措。
  5.31之後,光伏産業該何去何從?
  國家發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時璟麗在就産業導向、産業發展趨勢、新政出臺深層次原因進行解析時是這樣説的:“5.31新政的目的是規範2018年光伏市場。當然,不排除2019年也持續這樣做。但2019年具體該怎麼做,感覺現在政策決策者心裏也沒有答案。今年下半年的市場發展情況將會成為政策制訂的重要參考。”
  兩大政策折射新信號
  業界仍是一片茫然之時,兩則文件透露了一大重要信號。
  第一則文件是《分佈式光太發電項目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徵求意見函。
  該《辦法》在第二章“規劃指導與規模管理”的第七條和第八條內容,詳實如下:
  各級能源主管部門應將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納入光伏發電項目統一規劃、統一管理。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不納入國家發電規模管理,由各省(區、市)實施規模管理。
  省級能源主管部門會同發改、國土、環保、規劃、價格等部門和電網企業,根據本地區分佈式光伏發電發展狀況、市場環境監測結果,以及太陽能資源、電網接入、市場消納等條件,制訂本地區分佈式光伏發電發展規劃和年度建設計劃,包括五年發展規劃、開發規模、年度建設規模、開發佈局等,並依法開展環境影響評價工作,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同時結合發展實際及時滾動編修。
  閱讀上述及相關條文,能夠發現國家能源局在推進分佈式光伏發展方面有“放權”給地方政府的意味。
  另外,《關於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第(五)條稱,鼓勵各地根據各自實際出臺政策支援光伏産業發展,根據接網消納條件和相關要求自行安排各類不需要國家補貼的光伏發電項目。這也傳遞了國家能源局“放權”給地方的一個信號。
  算算“政治賬”
  按照相關指示和精神,5.31之後,浙江省、蘇州、東莞、溫嶺和合肥和等地區相繼出臺了地方性的産業扶持政策。這些政策不僅有利於維護當地的經濟發展,也為中央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有力支援。
  今年3月初,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明確表示,今年再減少農村貧困人口1000萬以上。
  8月中旬,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強調,要確保到2020年完成3000萬左右農村貧困人口脫貧目標任務。
  從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到2020年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的角度來理解,浙江、廣東和江蘇等地扶持光伏産業發展意義重大。首先,光伏扶貧是國家十大精準扶貧工程之一,“十三五”期間擔負著保障200萬貧困戶脫貧的重要任務;其次,光伏電站是一種重金融資産,兼有投資理財屬性,確保老百姓投資電站能獲得穩定的收益,使一部分脫貧的人不致返貧,地方新政也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舉個簡單的例子,因5.31未納入國家補貼的家庭光伏項目,投資者就有可能因一次性投資大,成本收回週期拖長等因素而陷入返貧的境地。此時,浙江省出臺的新政,對2018年6月1日-12月31日並網的家庭屋頂光伏給予0.32元/千瓦時的度電補貼,形同給政府和用戶“兜底”,維護了市場的穩定。
  經濟賬仍有算頭
  更重要的是,中美貿易戰全面開打,國內經濟增長趨於放緩,浙江、合肥、江蘇和廣東等地出臺的光伏政策,有利於穩定經濟增長,促進就業。
  廣東、江蘇和浙江均光伏産業發展大省,光伏産業對當地經濟拉動力佔有較大比重。據不完全統計,江蘇、浙江和廣東三省的光伏上市公司有30余家。具體來説,江蘇有協鑫集團、天合光能、中來股份和愛康集團等,浙江有正泰電器、東方日升和福斯特,廣東有易事特、科士達、英威騰等。
  同時,除了上述上市公司之外,圍繞著光伏上、中、下游産業鏈還有很多中小型光伏企業和經銷商等。正是在這些企業的努力下,使得當地光伏經濟發展十分活躍,為總體經濟發展注入了活力。
  資深光伏人士表示,按照當前的産業發展形勢,光伏完全“去補貼”這是企業和市場都難以承受之重。無論從補貼“退坡”的進程,還是實現平價上網的目標來看,光伏業都需要一個緩衝期來適應新的形勢。
  該人士指出,地方政府出臺優惠政策,可能會在短期內減少了財政收入,增加了財政負擔。從長期來看,一個政策的出臺卻有著四兩撥千斤之功效,通過政策的刺激,鼓勵企業去創新,加快實現去補貼和平價上網的目標,並恢復市場信心,進而盤活整個市場。因此,地方政府出臺新政,不僅有“政治賬”、經濟賬可算,還有産業賬可算,實為一舉三得之策。
聲明:在本機構,本人所知情的範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産上的利害關係與所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係。
      數據、資訊等內容均來源於第三方,僅供參考,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35號國際企業大廈C座 100033   客服電話:95551或4008-888-888   傳真:010-66568532   電子郵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