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正文
東灃B(200160)退市危情
證券時報  2018-10-26       ] [  ] [  ]  列印
    資本市場的魅力在於,有人可以依靠炫目的財技賺得盆滿缽滿,有人可以不花毫釐力挽狂瀾,在資本玩家們翻轉騰挪的空間逐漸逼仄的當下,後者可能比前者更討巧。
    在連續11個交易日收盤價格低於每股1元人民幣面值後,作為東灃B(200160)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昔日“南江係”的二當家王棟提議回購股份;在危情延續的第14個交易日後,王棟又發出了一份擴大版的增持倡議,增持對象包括上市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合計143名員工、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股東及其直系親屬。
    對於大股東的“呼救”,是否有員工和股東出面響應增持,暫不得而知。但在第15個交易日結束後,10月22日晚間東灃B公告公司前兩大流通股股東承諾在公司股價低於1元人民幣面值時不減持,兩人所持股份佔東灃B全部流通股的22%,佔總股本的14.34%。
    待到次日10月23日收盤時,也就是在經歷15個危情交易日後,東灃B成功“脫險”,股價收于面值之上,退市風險暫告解除,重新獲得20個交易日的週期。
    大佬“呼救”:險中逢生
    10月15日晚間,在經歷10個連續交易日股票收盤價格(折合成人民幣)低於每股1元人民幣面值後,東灃B發佈了公司股票可能將被終止上市的第一次風險提示公告。根據深交所上市規則規定,公司出現連續10個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盤價低於每股面值的,公司應發佈風險提示公告;若公司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均低於股票面值的,深交所有權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在當時,中弘股份、ST銳電、*ST華信、*ST凱迪紛紛在“1元退市股”的邊緣徘徊。次日,東灃B甚至“吃”了一記跌停,當晚,東灃B實控人王棟提議回購股份,第一期股份回購每股價格不高於1.2港元,回購的額度區間在3000萬港元和6000萬港元之間,如果第一期回購計劃實施後,公司股價繼續下行,公司將推出第二期回購計劃。
    然而,東灃B長期以來交易量低迷,上述股份回購提議發出後,股價表現仍然毫無起色。在連續14個交易日收盤價低於面值後,10月19日晚間,王棟發出增持股票倡議書,倡議對象不僅包括全體員工,還包括全體股東及其直系親屬。
    王棟承諾,自10月22日起至10月31日止,在公司股價低於或等於1.13港元/股時,凡公司全體員工以及在股權登記日10月24日(B股最後交易日10月19日)持有公司股票的股東及其直系親屬買入公司股票的,並連續持有公司股份至2018年12月28日,以當日股票收盤價為基準計算,如果出現賬面虧損,將由王棟對該投資者的虧損部分予以100%的補償。
    這份增持倡議書被深交所關注,深交所在關注函中要求東灃B結合股東人數説明,倡議對象如此廣泛,是否具有可執行性,是否存在刻意擴大增持倡議對象以影響投資者決策的情形。
    實際上,在增持倡議發出的10月19日當日,以及10月22日這連續兩個交易日中,東灃B交易量陡然放大,收穫兩個漲停,10月19日的股票振幅甚至達到19%。即便如此,東灃B的收盤價仍處於1元面值以下,此時已是東灃B經歷的第15個危情交易日。
    增持倡議是否已有股東響應暫不得而知,但在10月22日晚間,東灃B前兩大流動股東周海虹和楊成社雙雙承諾,在2018年12月31日前,當東灃B股價低於1.13港元時不減持。兩人合計持有東灃B1.01億股,佔上市公司總股本的14.34%,佔流通股份的22%。
    除此之外,東灃B當晚還拋出了股份回購預案,擬斥資3000萬港元-6000萬港元以集中競價交易方式回購,回購價格不超過1.2港幣/股,該預案將在11月7日舉行的股東大會上審議。
    10月23日,東灃B全天大部分交易時間股價都在1.12港元和目標價1.13港元之間博弈,最終在尾盤3分鐘集合競價階段,有資金將公司股價拉至1.14元/股,剛好比1.13港元/股的目標價略高,退市風險隨即解除。
    南江往事:縱橫捭闔
    昔日縱橫捭闔,此番振臂高呼,兩相對照,曾被稱為南江集團“二當家”的王棟此次的“自救”方法略顯平凡。
    王棟起家于2002年上市的宏智科技,時年28歲的王棟在公司任董事、總經理、技術負責人,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持股18.03%。2004年,身為控股股東的王棟遭遇時任董事長黃曼民的挑戰,公司出現“雙頭董事會”,並因此被交易所實行特別處理。
    2007年,在資本市場浸淫5年後,王棟從一名電信軟體工程師蛻變為資本玩家。這一年,王棟控制的新智科技(由宏智科技更名而來)啟動吸收合併滬上有名的房地産開發商華麗家族,並同步實施股權分置改革,交易對象為上海南江(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南江集團”)。彼時南江集團由王偉林掌舵,王偉林本人與妻子劉雅娟分別持有南江集團90%和10%的股份。次年,王偉林入主上市公司。
    此前已有多家主流媒體報道稱,知情人透露,王偉林與王棟實際為叔侄關係,而王偉林是上海灘有名的資本玩家。
    在與華麗家族達成這筆生意後,王棟自立山頭。2012年4月,王棟從另一資本運作高手中路股份實控人、時任董事長陳榮的手中以1億元受讓控股權,成為ST大路B的控股股東和實控人。
    2011年7月,華麗家族借殼上市三年的解禁期到,南江集團及王偉林控制的皙哲投資(2011年12月由南江集團存續分立而來)開始了連續大手筆減持。至2013年1月21日,皙哲投資減持完畢所持華麗家族的全部19.83%股份,南江集團也在當年1月24日完成最後一筆減持,其直接持股比例僅剩6.5%。也就説,南江集團對華麗家族的控股比例從2008年的55.83%直線降至2013年1月的6.5%。
    緊接著,2013年1月31日,王偉林辭去華麗家族董事長職務,但仍擔任董事職務,林立新接任董事長。2013年9月,南江集團按規定購回用於融資的4000萬股,南江集團的控股比例回升至10.01%。
    值得注意的是,在王棟成為ST大路B實控人不久之後,2012年9月,公司更名為南江B,亦即東灃B的前身。
    之後,王棟又殺回了華麗家族。2013年初南江集團開始先後增資擴股三次,王棟當時作為新股東多次認購南江集團股份,最終持有南江集團35%股權,王偉林仍為南江集團的第一大股東,持有南江集團57%的股權,其妻劉雅娟持有南江集團8%的股權。由此,王棟成為南江集團的關聯人,加上王棟當時1.53%的持股比例,南江集團實際掌握華麗家族11.54%的股份。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接任王偉林成為華麗家族董事長的林立新曾在2012年4月至當年12月擔任ST大路B的董事長、南江集團副總裁。從時間線來看,各路人馬的關聯已經勾連。
    2014年4月,王偉林又卸任董事,而在這期間,華麗家族的資本運作再次“開挂”。當年9月,華麗家族完成非公開發行股票,徐翔旗下的澤熙增煦成為認購最大戶,認購上限9000萬股,佔公司總股本的5.62%,南江集團的直接持股比例繼續稀釋至7.12%。
    但在2014年1月,王棟開始增持華麗家族,至2014年向澤熙的非公開發行股票完成時,王棟持有華麗家族2.84%的股份,算上關聯方王棟的持股,南江集團當時可控制的股份比例仍將近10%,與澤熙增煦的持股比例拉開了部分距離。有主流媒體報道,一位接近華麗家族的券商人士曾表示,王棟在南江集團的持股以及對華麗家族的增持可能意在助其增發。
    其實,徐翔旗下的澤熙瑞金1號最早于2010年第四季度便進入華麗家族前十大流通股東,在此後幾年間,徐翔旗下的私募産品多次進出華麗家族。期間,利用備受澤熙青睞的石墨烯概念,徐翔等人合謀多家上市公司進行“串聯”炒作,這包括華麗家族、南江B、樂通股份、ST新梅多家上市公司。
    在這些公司中,華麗家族和南江B自不用説,由王偉林、王棟主事的南江集團還曾閃進閃退ST新梅;而2013年1月25日,樂通股份與當時的ST南江B同日公告,將與寧波墨西設立合資公司,寧波墨西是南江集團旗下從事石墨烯的研發、生産、銷售和技術服務的主要平臺,王棟當時正好任寧波墨西董事長。
    在一系列相互勾連的資本運作之後,王偉林全身而退。2015年5月,南江集團再次增資擴股,王偉林、王棟和劉雅娟的持股比例重新分配。其中,王棟的持股比例不變,仍為35%,王偉林和劉雅娟的持股比例分別變更為29%和36%,劉雅娟成為南江集團的第一大股東、華麗家族新的實際控制人。
    與此同時,華麗家族再次籌劃非公開發行股票,發行對象為南江集團及其全資子公司西藏南江,募集資金逾26億元,用於收購二者擁有的墨烯控股100%股權並對其進行增資、投資智慧機器人項目以及臨近空間飛行器項目。墨烯控股的主要産品即主要通過寧波墨西和重慶墨希兩大生産基地生産、經營。
    此時的王棟已是南江集團的董事長兼總裁、西藏南江的執行董事與總經理以及墨烯控股的董事長。
    自立門戶:歸於沉寂
    其實,在2010年至2015年期間,正是滬上最有名的私募徐翔的活躍期,在此期間,徐翔等人與13家上市公司高管合謀,由上市公司擇機發佈高送轉方案、釋放公司業績、引入熱點題材等利好消息,雙方合作在二級市場拉升股價並在高位減持套現獲利。
    這13家涉案上市公司及高管中,就包括華麗家族原董事長王偉林、南江集團原董事長與總裁王棟。
    2015年11月1日,徐翔被司法部門帶走。2015年12月31日,上述華麗家族的這份定增方案獲得證監會審核通過,然而之後卻再也沒有下文。直到今年4月,華麗家族仍公告未收到證監會批文。
    2017年1月,涉及400億籌碼、23個上市公司高管的徐翔案落幕,一同落幕的還有王棟在南江集團的過往。
    徐翔案後,涉事的23名上市公司高管均已辭職,王棟也在此期間與南江集團和華麗家族“切割”。2016年3月,王棟將南江集團的35%股權轉讓給王偉林、劉雅娟夫婦之子王哲,就此,曾被視作南江集團“二當家”、王偉林繼任者的王棟開始與南江集團漸行漸遠。當年4月,南江B董事會啟動更名,于次年5月更名為東灃B。而這一年,王棟也一一切斷了在南江係公司的任職。至2016年7月,王棟在南江集團、墨烯控股、寧波墨西等公司的重要任職紛紛終結。
    在此之後,東灃B成為王棟唯一的“大本營”,在經歷剛入主時的突然提振後,這兩年東灃B的業績又突然頹敗。
    王棟2012年入主後,南江B(即現在的東灃B)經過重組進入了大宗商品分銷領域,並設立投資平台南江投資,進軍新能源和新材料領域,公司當年業績突然提振,凈利潤從不到200萬元增長到3289萬元;2013年公司實現凈利潤9481萬元,同比再次增長188%。2013年1月,在王棟的牽線搭橋下,南江投資還與寧波墨西成立合資公司承德墨西,承建年産不低於200萬平方米的“基於石墨烯應用的集流體功能性涂層”生産線,彼時正值石墨烯熱炒期。
    2014年和2015年,南江B的凈利潤開始同比小幅下滑,兩年間,承德墨西營業收入均為0,凈利潤分別虧損159萬元、12萬元。
    進入2016年,南江B的凈利潤直線下降94%,從2015年的5887萬元下滑至376萬元,重回百萬級別,這一年,王棟本人也和南江係公司完全切割。2017年,更名後的東灃B凈利潤只有410萬元。
    在南江係的活躍期,2015年1月,南江B還曾停牌,啟動解決B股遺留問題,但這場曠日持久的停牌一直延續到2017年8月,最後以失敗告終。
    最近兩年,東灃B仍以房地産業務為核心,但整體業績乏善可陳。昔日的承德墨西于2016年9月更名為承德南江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南江科技”),其經營範圍逐漸由石墨烯變更為動力電池及電池材料、高性能膜材料、奈米材料的研發、生産等。這也是王棟在徐翔案後為東灃B選定的另一條新材料路線,公司逐漸搭建起集氫能源、陶瓷纖維産業及氫燃料電池為一體的産業化架構平臺。截至目前,這一新的産業拓展還未體現在東灃B這兩年的營收中,房地産佔比仍達96%以上,商業和農業的佔比不斷萎縮。
    不過,在增持倡議公告中,東灃B表示,公司目前生産經營穩定,房地産業務及氫能源、新材料業務正在有序推進。其中,東灃新能源裝備産業化基地已開始業務産線佈置,氫燃料電池業務已進入市場供貨階段,陶瓷短纖維項目首條産線已進入試生産階段,預計在2018年四季度開始批量生産。
    就在東灃B脫離退市風險後的第一個交易日(10月24日),公司股價再次回到1元人民幣面值以下。截至10月25日收盤,東灃B股價繼續下挫,危情時日仍在延續。
    
聲明:在本機構,本人所知情的範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産上的利害關係與所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係。
      數據、資訊等內容均來源於第三方,僅供參考,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35號國際企業大廈C座 100033   客服電話:95551或4008-888-888   傳真:010-66568532   電子郵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