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正文
全民焦慮的深圳教育 問題出在哪?
證券時報  2019-12-10       ] [  ] [  ]  列印
    深圳大學傳播學院的周裕瓊教授或許不會想到,她于12月8日深夜發在個人公眾號的一則公開信--《籲請深圳市教育局修訂綜合測評標準及簡化資訊管理平臺的公開信》被廣為傳播,她以一名七年級學生家長,也是一名大學教師的雙重身份,呼請深圳市教育局修訂綜合測評標準及簡化資訊管理平臺。
    此文猶如在平靜的湖面擲下了一顆石子,飽受綜評之苦的深圳家長迅速轉發支援,瞬間刷屏了深圳人的朋友圈。9日午間,距周教授發佈公眾號文章不到14個小時後,深圳市教育局發文回應:將儘快完善初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體系。
    刷屏事件背後,折射出深圳人對於教育的焦慮情緒。
    深圳家長的焦慮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
    40歲的深圳,在諸多方面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單:全國營商環境最好的城市、中國最具創新力的城市、世界一線城市、城市競爭力全球第五……
    相比之下,深圳的教育業卻成了短板,儘管取得了巨大的進步,但教育資源供給與人口規模和增長幅度還不相匹配,存在公辦幼兒園比例偏低、中小學學位尤其是優質學位緊缺、高等教育不足等問題。這些問題催生了家長的焦慮感。
    "我來深圳十幾年了,很多方面深圳確實在一步步變好,比如治安、環境、生活便利等等,但我覺得教育的壓力變大了,從幼兒園到小學、中學,家長個個都很焦慮。如果有一個焦慮值,我剛來深圳的時候是60,那麼我覺得現在到了80。"一位初中學生家長向記者表示。
    "來了就是深圳人",體現在教育上,深圳對待非戶籍人口子女受教育的政策領先於全國絕大部分城市。早在2005年,深圳就制定了全國門檻最低的外來人員子女就讀義務教育入學政策,核心是一年社保。2013年實施積分入學,是內地最早實施該政策的城市,適齡兒童不分戶籍非戶籍,均按照統一標準申請義務教育公辦學位。深圳市教育局數據顯示,深圳義務教育階段學位的72%、公辦學位的55%提供給了非深戶籍學生,比例全國最高。
    人口持續流入,入學政策寬鬆,那麼在學校建設方面呢?從《2018年深圳統計年鑒》上我們可以看到,1979年,深圳小學數量226所,2017年,深圳小學數量為342所,增加了1.51倍;1979年,深圳常住人口31.41萬,2017年,深圳常住人口是1252.83萬,增加了近40倍。
    作為一個教育基礎薄弱的城市,本來應該更加注重教育的投入。
    根據公開數據統計,深圳近年來在教育經費上的投入可謂慷慨,從增速上來看,2016年增長了21.32%,2017年增長了25.63%(2018年也有大幅增長,但未找到官方口徑數據,表格中未列入)。但從教育支出在公共預算支出的佔比來看,相比京滬,深圳還有空間,2015年、2016年均只有不到9%,北京、上海均在12%以上,即使2017年也只是剛剛超過10%,同年北京、上海分別達到14.13%、11.58%。
    由此可見,深圳這40年裏建學校的速度遠遠落後於人口增長速度。嚴重滯後的學校建設,規模龐大且仍在增長的幼兒和小學生基數,即使如今深圳在教育方面投入力度頗大,但也只能應急滅火,無法佈局未來。
    學前教育投入不足
    今年,深圳在園幼兒數達到53萬,超過北京、上海,位列全國第一。
    李晶(化名)還記得1年多前的那個下午,他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忽然看見離家不遠的幼兒園外面排起了長龍。"明天才報名,怎麼這麼早就排隊了?"李晶的女兒也準備上該幼兒園,原本打算回家吃了晚飯,淩晨再來排隊,見此情況他果斷排進了隊伍,並電話通知家人送來小板凳、防蚊水、充電寶、食物等物品。
    經過他和家人一夜的輪流排隊,他女兒如願以償上了該幼兒園,成為鄰居羨慕的對象。"今年排隊時間已經提前到前一天的早上了。説實話,我覺得這個幼兒園也一般,只是比樓下的城中村幼兒園好一點。我們這個片區沒什麼好的幼兒園。"一年後,他這樣説。李晶女兒所上的幼兒園為私立連鎖品牌幼兒園,在深圳約有20家分園,第一個學期交了1萬出頭的學費,而深圳公辦幼兒園一個學期的費用7000元不到,教育品質也更有保證,軟硬體方面都優於普通民辦幼兒園。
    但是,他家周圍方圓幾裏都沒有一家公立幼兒園。
    官方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深圳共有各類幼兒園1771所,其中公辦幼兒園共68所,公辦幼兒園佔比3.8%。2018年北上廣公辦園佔比數據顯示,北京佔比63%,上海佔比62%,廣州佔比30%。
    深圳家長對於學前教育的抱怨由來已久,私立貴公立少,每到開園季家長就焦慮。為此,深圳從2012年起實施"深圳兒童健康成長計劃",對3-6歲在園兒童提供"在園兒童健康成長補貼",1500元/年,不分戶籍。
    "杯水車薪,我女兒上的幼兒園一學期學費17000元,一年34000元,如果我周邊有可靠的公辦幼兒園,我就不必讓孩子上這麼貴的私立了,私立也不敢年年漲價了,簡單發放成長補貼並不解決問題。"家住深圳福田區的范小姐表示。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按照實現普惠目標的要求,公辦園在園幼兒佔比偏低的省份,逐步提高公辦園在園幼兒佔比,到2020年全國原則上達到50%"。
    2019年5月,深圳市政府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深化改革促進學前教育普惠優質發展的意見》,以及深圳市教育局印發的文件《深圳市學前教育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0年)》"1+1"文件提出,到2020年,深圳幼兒園總量預計達到1967所,其中公辦園和普惠性幼兒園佔比達到80%以上,公辦園約984所,在園兒童佔比達到50%左右;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約590所,佔比30%以上;營利性民辦幼兒園393所,佔比20%以內。
    深圳市表示要加大對學前教育的投入,2019年將投入超過70億元,預計2020年,深圳學前教育財政投入將超過100億元。這是很大的提升,要知道2018年深圳學前教育財政投入還不足30億,相較2017年僅增加不到2000萬。在《深圳市2018年度本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審計工作報告》中,審計發現,2018年深圳市本級教育支出增加38.31億元,主要是高等教育支出增加了37.2億元,而學前教育支出只增加了0.19億元。
    中小學學位持續緊缺
    "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師的講臺上完成的。"深圳企業家任正非曾在多個場合説過這句話。
    而深圳需要的小學講臺,尤其多。數據統計,深圳市小學在校學生數2018年底首破100萬,達102.80萬人,小學生人數在十年間增長了74%。無論是增量,還是增速,均在全國遙遙領先。而且接下來形勢還很嚴峻:深圳2018年幼兒園在園人數52.42萬人,全國第一。
    快速增長的學生人數給深圳市教育基礎設施帶來了持續的壓力。這些年來,深圳教育系統一直在忙同一件事:增加學位。我們來掃一眼近年來的一些新聞報道標題:
    《2019年9月深圳新增13所新學校 今年預計新增學位5.4萬個》
    《2018年深圳新改擴建公辦中小學42所 增加6萬餘學位》
    《2017年深圳新增公辦中小學學位4.7萬個》
    《2016年深圳將新增3萬個公辦學位 將新改擴建30所學校》
    《2015年深圳新增公辦學校16所 新增義務教育學位2.1萬個》
    ……
    但是,遠遠不夠。11月25日,龍華區教育局已率先發佈2020年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新生學位預警,小一、初一缺口達11000個。這僅僅是預警的開始,未來或將有更多的區發佈2020年學位預警:以去年為鑒,深圳有7個區發佈小學與初中一年級的學位預警,據不完全統計,學位缺口近6萬個。
    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異表示:"深圳的教育這十年來進步很大,深圳教育底子薄,但現在深圳的基礎教育水準已經趕上廣州了。深圳教育的最大問題是學位不足,包括優質學位不足,但優質學位不足在全國都是普遍問題。深圳學位不足,是因為深圳要為大量的非戶籍人口提供學位,如果只是提供給戶籍人口,那學位肯定是夠的。而深圳的移民規模是任何政府都無法預料的。1997年,人口普查深圳常住人口701萬,2018年深圳人口已經漲到了1302萬,站在1997年的當下,沒有人會預料到城市人口會在十年後翻倍。每一波的移民潮,都涌進一波學位需求,帶來從幼兒園到中小學、到高中的全方位學位要求,政府拼命建幼兒園、中小學、高中,剛忙完,下一波移民潮又來了。"
    身處這緊缺漩渦中的深圳學子,求學之路,艱辛且殘酷。
    以2019年為例,深圳中考人數近8萬人,比去年增長約8000人,中考平均分比去年提高3分以上,高分段人數明顯增加,但公辦普通高中錄取率,從47.68%下降到43.85%。也就是説,超過一半的孩子與公辦普高無緣。深圳的公辦普通高中錄取率已有多年不及50%,且有下滑苗頭。
    同為一線城市的北上廣,2018年北京普通高中錄取率85.7%,上海普通高中錄取率65%,廣州普通高中錄取率69%。
    "怎麼辦呢,我家孩子成績不好,我老公現在戶口不敢遷來深圳,如果他考不上公立高中,就把他戶口遷回他爸爸老家,只能回老家上了,這麼小的孩子不上學也不行啊。"一位初二家長憂心忡忡地向記者表示。
    在超低的錄取率重壓之下,焦慮的家長,把希望寄託到了補習班,補習熱幾乎席捲全城。學有餘力補,學無餘力也補。"有沒有效果再説,全班都在補,你敢不補?"大部分深圳家長的中考目標,只是能上到高中,其次才是追求名校。
    深圳城市定位需要教育崛起
    一流城市需要一流教育,一流教育成就一流城市。一直以來,教育都是深圳的短板,與深圳的城市定位不相符合,特別是今年以來,深圳作為粵港澳大灣區中心城市、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這兩大定位,都對深圳的教育提出了更高要求。
    今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綱要》中提到,打造大灣區教育和人才高地。支援大灣區建設國際教育示範區,引進世界知名大學和特色學院,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等。
    7月底,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通過《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意見》提到,支援深圳在教育體制改革方面先行先試,高標準辦好學前教育,擴大中小學教育規模,高品質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充分落實高等學校辦學自主權,加快創建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立健全適應"雙元"育人職業教育的體制機制,打造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深圳的城市定位被拔高,教育自然不能原地踏步。今年下半年以來,政府在教育方面動作頻頻。
    9月10日教師節當天,深圳市委市政府發佈《關於推進教育高品質發展的意見》,提出18個方面40項舉措,涉及學前教育、義務教育、高中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民辦教育、課程改革、教師隊伍建設等方方面面,致力打造與城市地位相匹配、中國一流、世界先進的現代教育體系。
    9月28日,深圳教育先行示範研討會舉行,副市長王立新出席會議,聘請25名專家作為深圳教育先行示範諮詢專家,並就新時代深圳教育如何更好地改革創新發展進行研討交流。專家們認為,深圳教育要實現先行示範,應對標世界一流城市,探索具有時代意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進教育體系,而不是僅僅停留在教育規模的擴大和局部的教育教學改革上。
    近日,深圳市教育局透露,該局正在致力編制《深圳教育先行示範行動方案(2020-2025年)》,明確深圳教育改革與發展路徑,系統謀劃今後一個時期深圳教育先行示範的思路、目標與舉措,明確深圳教育改革與發展路徑。
    這是一座可以創造奇跡的城市。以高等教育為例,在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深圳僅有一座深圳大學,但後來政府意識到了高等教育對於深圳的重要性,大手筆新建或引入多所高校,截至2018年底,深圳已引進的合作高校包括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西安交通大學、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大學等 18 所雙一流高校,以及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 6 所港校,國防科技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高校,也已跟深圳簽署完協議,準備落戶。這一長串華麗的高校引進名單,幾乎囊括了中國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2012年成立的南方科技大學,在短短幾年內迅速成長,近年來錄取分數線已經超過國內TOP10的中山大學,排名省內第一。
    誠然,這也是一個教育資源先天不足、外來人口不斷增長、土地資源有限的城市。金心異認為,深圳發展基礎教育,不缺錢,但缺地,因為中小學是要求片區招生,不像高中,可以寄宿。"你看近年來深圳新建的高中,基本是在山上,沒問題,每週由校巴接送就可以了。上半年市民對高中學位反映很強烈,説深圳孩子只有45%的公立高中升學率,然後政府去深汕合作區建一個高中城,一下提供幾萬個學位,就能解決。"
    但並非沒有潛力可挖掘。深圳是全國公園密度最高的一座城市,公園數量全國第一,深圳規劃每個社區擁有不少於兩個公園;截至2018年底,深圳有650座圖書館,50座博物館(紀念館50座);短短時間內,深圳建起多個佔地廣闊的大學城;深圳建設能力全球領先,前海幾年時間逾百棟高樓拔地而起……這些讓深圳更美麗,更高大,但相比之下,基礎教育學位需求更強烈,更關乎民生。
    "我家附近有一個小公園,白天都沒什麼人去,一到晚上更是陰森森的,我就想,這如果是個學校該有多好啊,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公園嗎?我們更需要的是學校啊!"有市民表示。
    很多城市的學位問題,很大程度出在規劃上,沒有制定前瞻性規劃,來應對學位緊張危機。深圳作為一個教育短板十分突出的城市,接下來的教育優先性是首先需要明確的問題。
    正如任正非所説,"今天滿街高樓大廈,過二、三十年就變舊了。如果我們投資教育,二、三十年後這些窮孩子就是博士,開始衝鋒,國家就會走向更加繁榮。"
    以深圳現在的實力,應該可以解決教育資源的短缺問題,緩解深圳人的焦慮。
聲明:在本機構,本人所知情的範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産上的利害關係與所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係。
      數據、資訊等內容均來源於第三方,僅供參考,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35號國際企業大廈C座 100033   客服電話:95551或4008-888-888   傳真:010-66568532   電子郵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