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正文
藥品集採"A股效應"邊際遞減: 三年三輪砸實醫藥板塊"黃金坑"?
證券日報  2020-08-19       ] [  ] [  ]  列印
  8月20日,第三輪國家藥品集中採購(以下簡稱“集採”)將在上海開標。此輪採購品種進一步擴大,涉及品種達56個,數量接近前兩次集採中選品種的總和。
  伴隨第三輪集採啟動,藥品市場勢必迎來新一輪洗牌。此番集採對A股市場醫藥板塊的“衝擊”究竟有多大,再次牽動投資者目光。
  “我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但我國的仿製藥卻十分昂貴。其中原因很多,歸根結底還是我們的醫療體制讓藥企太舒服,尤其是中小藥企,靠著一兩款仿製藥就能搶一份市場蛋糕。”北京鼎臣管理諮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集採就是逼迫藥企走出舒適區,直面市場競爭。
  藥品集採可以理解為公立醫院組織的一場大型藥品“團購”,明確採購量,低價者中標,通過企業間的市場化競價,起到以量換價的作用,降低採購藥品的價格。根據以往的情況來看,在每輪集採之前,醫藥股往往會出現一定幅度的調整,但隨著藥企強大韌性的不斷釋放,集採“A股效應”邊際遞減,醫藥股集採“黃金坑”正越來越小。
  第一輪集採:
  醫藥板塊砸出36.79%的“黃金坑”
  “以治療B型肝炎的藥物恩替卡韋為例,0.5mg片劑的單片價格從25.04元降至0.62元,若一位B型肝炎患者一年使用365片,則一年能節約8913.3元。”這是第一輪藥品集採實施後,深圳市衛健委相關負責人算的一筆賬。
  作為市場銷量近百億元的藥物,正大天晴是最早上市恩替卡韋仿製藥的藥企,也是首輪集採中選企業。即便目前該藥品的單片價格已經大幅下降,但仍有藥企進入。今年5月份,東陽光藥恩替卡韋仿製藥上市申請獲批。
  東陽光藥銷售總監陳燕桂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集採拼的是價格、品質和規模,誰能掌控從藥品産業鏈上游的原料端,到最終藥品生産出廠的規模成本,誰才能最終贏得中國仿製藥市場,並真正參與國際仿製藥競爭。
  史立臣告訴記者,中國各類醫藥企業超過5000家,但沒有可以匹敵醫藥外企的巨頭出現,這是因為中國的醫藥體制讓藥企形成了諸侯割據狀況,每家企業都有自己的地盤。一些醫藥上市公司堪稱白馬股,業績穩定利潤逐年上升,就是靠著幾款仿製藥旱澇保收,連研發費用都省了,而集採就是終結這類醫藥公司不思進取的現狀,讓藥品的價格陽光化、市場化。
  集採對醫藥公司施加的壓力也體現在資本市場上。2018年5月29日,通達信醫藥板塊指數(下同)創出階段性新高2290.35點,當日收于2178.76點。此後,隨著國家首次藥品集採的消息不斷發酵,該指數一路下行。
  2018年11月15日,上海陽光采購平臺發佈《4+7城市藥品集中採購文件》,總共11個城市正式確認實施集採試點。此次國家組織藥品集採中選藥品共25個品種、32個規格,佔到全國藥品總量的20%以上。
  雖然體量並不大,但因是開改革先河之舉,最終藥品平均降價幅度達到52%,資本市場對此反映也十分明顯。2018年12月6日,首次藥品集採的投標談判在上海舉行,當天醫藥板塊指數收于1616.20點,較5月29日下跌25.82%。此後,在19個交易日內不斷下跌,于2019年1月4日創出1322.98點的階段新低,較2018年5月29日下跌36.79%。
  彼時,在首輪集採名單發佈後,即便是復星醫藥、恒瑞醫藥等同時具有仿製、研發實力的藥企,股價也出現了較大幅度下跌,整個醫藥板塊充滿了悲觀情緒。
  華夏幸福研究院醫療研究員王瑞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首輪集採對於市場的衝擊是巨大的。一方面,藥企沒有想到價格會被壓得那麼低;另一方面,此次採用的是獨家中標原則,有的企業沒有能夠中標,會對業績帶來很大壓力。
  集採的影響開始不斷顯現。2019年3月份起,11個試點城市的公立醫院開始執行集採。在此番集採中,企業雖然通過降價換來了大範圍的銷售市場,但也出現了降價幅度過大、銷售收入受到制約的情況,一場對中標企業控製成本能力的考驗也拉開了帷幕。
  這其中有受益者,如科倫藥業的藥品百洛特,原本該藥品銷量不高,在集採中標後,迅速覆蓋了11個重點城市的200多家三級醫院,對整體銷售增長促進明顯,2019年其銷售收入達到3.29億元,同比增長58.28%。
  而受損者主要是原有市場份額佔比較高的企業,其中,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韋曾佔近半的國內市場份額,但由於在集採試點城市藥價大幅降低,該藥品在2019年銷售額銳減。在此後的集採擴面中,廣生堂恩替卡韋中標,每粒約合人民幣0.275元,經過兩輪降價後,恩替卡韋的價格已經與普通的感冒藥價格無異。
  王瑞妍説:“集採剛剛啟動時,市場對於藥企的適應能力心理預期不足,所以醫藥行業普遍被市場看空。集採實施後,企業積極轉型,市場發現集採的內涵不只是降低藥價,藥企也獲得了更大的市場空間,真正實現了以量換價,醫藥行業的悲觀情緒也有了極大緩和。”
  集採擴面:
  醫藥板塊“黃金坑”縮水至19.47%
  2019年1月4日之後,醫藥板塊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開始迅速上攻,在當年4月11日,醫藥板塊指數反彈至1978.40點的高點,當日收于1907.38點。但此後該指數震蕩調整,于6月6日下跌至1536.08點,較4月11日下跌19.47%;7月2日反彈至1752.45點;8月6日又跌至1595.48點。
  醫藥板塊在2019年的震蕩,源於市場對藥品集採深化的反應。根據醫改政策,在當年9月份,“4+7”集採將迎來擴面,即第一輪25個中標藥品品種,將從11個城市擴展至全國公立醫院。
  2019年9月24日,國家醫保局主導的新一輪藥品集採擴面正式開標。結果顯示,25個品種38個品規的“4+7”試點藥品擴面採購全部成功。此次中標藥品價格與“4+7”試點中標藥品價格相比,平均降幅為25%。
  有醫藥從業人士告訴《證券日報》記者,2019年整個醫藥行業都處於裁員狀態,業績下滑也成了業內的普遍現象。過去藥品銷售就是“薅羊毛”,高藥價背後是企業的高利潤、醫藥代表的高收入和醫生的高回扣,但集採打破了這種畸形的利益鏈,不僅醫藥代表離職轉崗,許多醫藥公司負責銷售的高管也紛紛離職。
  以往醫院藥品招標只針對價格,不規定數量,醫院與醫生享有較高的藥品自主選擇權,集採讓醫院藥品招標集中統一,既針對價格,同時約定藥品數量,保證在一個採購年度內,中標藥品的採購量是該類藥品總使用量的60%-70%。企業有了銷量的保證,就願意以更低的價格來搶佔市場份額。
  從集採擴面25個品種的中標結果來看,競爭格局最終決定了降價幅度。由於此次規定最多三家企業中標,因此參與投標的企業數量大於三家的,藥品價格降幅較大,平均降幅為44%;投標企業小于等於三家的,藥品價格降幅較小,平均降幅只有4%。
  興業證券首席分析師徐佳熹指出,集採擴面放開了之前獨家中標的限制,但仍強調對於品質的標準要求和對於供應安全的保障,具備品質優勢和成本優勢的大型國産藥企贏得了市場。不管是本土藥企還是外資藥企,參與集採的意願顯著增強。
  2019年12月29日,第二批國家藥品集採工作正式啟動。此次集採藥品覆蓋面更廣,進入集採目錄的有高血壓、糖尿病等重大慢性病用藥,以及價格比較昂貴的抗腫瘤和罕見病用藥。
  今年1月21日,第二輪全國藥品集中採購中選結果正式出爐。此次集採的33個品種中32個採購成功,共100個産品中選,藥品平均降價幅度達到53%,尤其是降糖藥阿卡波糖、格列美等慢性病常用藥降價幅度較大。
  在2018年底第一輪“4+7”試點城市集採中標結果公佈時,A股、港股醫藥板塊市值縮水近2000億元。而第二輪集採對資本市場的影響主要出現在2019年11月20日至12月3日,醫藥板塊指數僅下跌6.89%。市場的表現説明,藥品集採帶給相關股票的“威脅”已經大幅降低。
  集採擴面和第二輪集採結果公佈後,雖然也引發了醫藥板塊震動,但主要集中在未中標藥企上,而中標企業的股價反而走高。
  深圳中金華創基金董事長龔濤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集採的影響從猜測逐步走向理性,泥沙俱下的情況很難再發生了。集採最終會讓中標企業做大做強,成為這一領域的巨頭。“集採把國內仿製藥價格打了下來,那麼藥企為了生存,必須加大成本控制,只有將原料藥掌握在手中,藥企才有足夠低的成本,實現規模化生産,而一些集採競爭失利的企業,也從製劑轉為原料藥生産銷售。”
  第三輪集採:
  醫藥板塊“黃金坑”僅剩8.42%
  從現在的情況看,藥品集採過程中的談判議價,反而促成了藥企的一場自我革命。經此實現蛻變的藥企,生命力愈發頑強,吸引了大量的資金入場。
  從市場表現來看,醫藥板塊指數在今年5月底開始強勢上攻,至8月6日,該指數創出歷史新高3081.54點。而在近期大盤整體回調和第三輪集採臨近的背景下,醫藥板塊指數在8月5日至14日期間下跌8.42%。但把這個調整的原因完全歸結于第三輪集採有點勉強。
  太平洋證券研報指出,在經歷“4+7”、集採擴面和第二輪集採後,藥企及資本市場對於政策導向已經有了充分的判斷和認知,第三輪集採所涉品種也符合此前的市場預期。
  我國醫保用藥近3000種,集採不過是選擇了影響面較為廣泛的百餘種藥品。隨著集採常態化進行,市場也普遍預期,未來醫保用藥將大範圍納入集採目錄,這將會極大地節省醫保費用支出,將醫保費用投向新藥等領域。
  史立臣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在美國的醫保支付結構中,仿製藥只佔30%,剩下70%給了罕見病和新藥,而在中國的醫保支付結構中,70%給了仿製藥,30%給了罕見病和新藥,這种醫保費用支出的差異,導致了中國藥企研發動力不足。
  “醫藥企業銷售費用是研發費用的十幾倍甚至幾十倍,原因之一就是醫保制度帶來的惰性,靠壟斷區域藥品供應就能舒服掙錢,藥企便沒有研發的動力,而集採就是逼著這類藥企轉型。”史立臣認為,能夠在集採中脫穎而出的企業,必定是實現醫藥産業鏈上下一體化的企業,它們能夠將産品規模化生産做到極致。
  這樣的企業不僅能夠在集採中打敗國內外藥企,甚至未來能夠走出國門參與到國際醫藥市場競爭中去。而受到市場追捧的藥企,不僅要有仿製藥規模化生産的實力,也要具備新藥研發的能力。
  比如恒瑞醫藥的新藥研發備受市場矚目。在第二輪全國藥品集採中,恒瑞醫藥參與的4個品種全部中標。第三輪集採中,恒瑞醫藥則有非布司他片、來曲唑片等藥品參與競標。而以恒瑞醫藥為代表的創新型藥企,在A股市場的表現依然強勢。
  由此觀之,藥企對於集採一事已不再“聞採色變”,而集採也漸漸成為“雨後彩虹”。一是利民,藥價降了;二是利企,藥企走出舒適區,“狼性”回來了;三是利市,一方面促進藥企、藥品優勝劣汰,另一方面促進醫藥股的價值發現。而隨著第三輪集採正式啟動,特別是醫改進程進一步深入,集採“利民、利企、利市”的作用將進一步顯現。
聲明:在本機構,本人所知情的範圍內,本機構,本人以及財産上的利害關係與所推薦的證券沒有利害關係。
      數據、資訊等內容均來源於第三方,僅供參考,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地址:中國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35號國際企業大廈C座 100033   客服電話:95551或4008-888-888   傳真:010-66568532   電子郵箱:webmaster@chinastock.com.cn